巧家文祥雾灯有限公司

全国加盟咨询热线:

400-888-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至于协作失利的出处?涂料

文章出处:未知 浏览次数:发表时间:2021-01-20 07:30

  5月30日,周六,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力泰)负责信息披露的相关人员“放弃”了周末的休息时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深交所)信息披露平台一口气发布了7份公告。

  其中有一份公告引起了业界的注意。这份《关于终止对外投资事项的公告》指出,根据目前市场环境,综合考虑各方面相关因素,为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经公司与立邦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立邦”)友好协商,决定终止双方对外投资事项。

  金力泰所谓“双方对外投资事项”,是指2019年1月18日金力泰与立邦达成的协议:金力泰拟使用自有资金人民币1530万元,占出资总额的51%,与立邦共同出资设立上海立邦金力泰涂料有限公司(简称立邦金力泰),主要生产汽车涂料。

  这是金力泰继与“前任”合作方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简称艾仕得)“分手”之后又一次跟国际涂料巨头的合作告吹。而跟立邦的“牵手”,正是发生在跟艾仕得的“分手”之后,因此也曾有人认为立邦其实是“捡了个便宜”。

  然而跟两大国际涂料巨头先后“分手”,到底意味着巨头不“爱”金力泰,还是金力泰另有所图?在公告中均没有给出具体的原因。

  金力泰跟艾仕得的合作始于2014年11月,双方就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的合作事宜签订了意向书。随后在2015年1月和4月,双方先后签署了合作协议,并完成合资公司上海艾仕得金力泰涂料有限公司(下称艾仕得金力泰)的工商注册。

  在艾仕得金力泰,双方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0.1%和49.9%。根据成立当时的报道,艾仕得金力泰的设立“旨在深入挖掘中国蓬勃发展的商用卡车市场,利用艾仕得全球领先的涂装技术,以及金力泰在中国商用卡车市场的强势地位,在中国的商用卡车市场创造出强大而引人注目的新业务。”

  最终艾仕得金力泰的业务开展并不顺利,而且在合作过程中,金力泰方面围绕控制人的问题频繁发生变动,导致其发展前景笼罩在负面信息当中;而另一方面,艾仕得也在调整在华投资战略,倾向于独立运营所有业务,因此在与金力泰“解绑”之前还跟另一个合作伙伴黄山永佳(集团)有限公司脱钩。

  艾仕得与金力泰达成合作协议时曾对合作前景充满期许,最终“分手”双方都有一定的因素

  这也使得艾仕得金力泰的解散变得顺理成章。2018年10月15日,金力泰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于2019年2月28日起解散艾仕得金力泰——然而这一解散事宜至今未完成,尽管已经不存在业务经营,但艾仕得金力泰公司至今仍处于存续的状态,并未注销。

  跟艾仕得的“分手”让立邦有机可乘。1月21日,也即跟艾仕得“分手”3个月后,金力泰便发布公告表明拟与立邦共同出资设立立邦金力泰。按照约定,在立邦金力泰的出资中,金力泰占51%,立邦占49%。

  然而此后1年多时间,立邦金力泰没有了消息,直至金力泰宣告合作终止。而且直至现在,立邦金力泰都没有完成注册事宜,至于合作失败的原因,金力泰同样不想多说:

  “自本次对外投资事项公告以来,公司积极与立邦就本次投资有关事项进行沟通和协商,并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论证。根据目前市场环境,综合考虑各方面相关因素,为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经公司与立邦友好协商,决定终止本次对外投资事项。”

  有关这两次合作的具体内容,可参阅《涂料经》此前报道《艾仕得金力泰“四年之痒”》和《立邦“捡漏”艾仕得 与金力泰设立合资公司》

  相比起连续两次跟国际涂料巨头的“牵手”再“分手”,金力泰更受外界关注的是实控人的频繁变化。

  金力泰创立于1993年,前身为上海金力泰涂料化工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中外合资股份制企业,外方是久负盛名的韩国NOROO集团。2000年6月21日,金力泰完成股份制改制,由吴国政担任董事长。

  金力泰原董事长吴国政在带来金力泰完成上市之后便无心经营,最终套现离场,接盘者几经变更之后也让金力泰的管理显得混乱

  在吴国政的带领下,金力泰于2011年5月底上市。进入资本市场金力泰,却未曾想从此打开了一个“潘多拉宝盒”。

  根据此前报道,吴国政在其所持股份分批解禁之后,就着手进行减持套现。2015年4月30日,吴国政更是宣布了自己的减持计划,拟在半年内减持不超过2397万股公司股份,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9.17%。

  由于累计减持公司股份达到公司总股本的5%时未能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导致出现违规减持,吴国政曾被证监会罚款480万元,也导致他的减持计划未能全部完成,但也累计减持了8.1%。

  此时的吴国政早已无心经营,于2016年4月辞去董事、董事长等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此后继续实施他的坚持计划,于2016年10月将其持有的公司4703.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10%)转让出去。

  2017年1月,吴国政又将其持有的公司7055.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转让给宁夏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宁夏华锦);同时,吴国政将其剩余的4.54%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全权委托给宁夏华锦行使。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金力泰控股股东变更为宁夏华锦,吴国政则接近清盘。

  但这还没有完。2019年11月18日,金力泰宣布,公司完成实际控制人变更,宁夏华锦持有的全部股权已经被其独资的股东华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锦资产)卖给了民营的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大禾实业)。

  而诡异的事情在于,宁夏华锦在成为金力泰第一大股东之后半年左右合计增持201万股,累计增持所费金额为1011万元,使得持有的金力泰股权总成本上升为11亿元。而此番华锦资产以5.07亿元的对价悉数出让宁夏华锦所持股份,这样算下来,不到两年间亏损近6亿元。

  伴随着控股股东的变化,金力泰董事长一职也是不断变化,如今的董事长为景总法。

  根据金力泰公开的资料,再加入金力泰之前,景总法是凯柏立邦汽车涂料(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职位跟金力泰的主营业务十分契合,并且跟立邦搭上了关系,但并不清楚这是否是金力泰跟立邦合作终结的一个因素。

  景总法是在2019年12月30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获选董事长的,这次大会同时宣告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完成换届,次日完成新任管理层团队的变更。据介绍,新任董事会带着改革的使命到来,其对金力泰原有的战略规划进行了调整,制定了汽车涂料与高科技新材料的双主线战略。

  “其中,汽车涂料方面,主要通过对内精细化管理、加大研发投入、树脂研发提速,达到降本增效的同时,推出引领市场的产品,持续提升市场份额;高科技新材料方面,主要通过利用专有技术在金属表面处理行业进行战略布局,并积极拓展与金属表面处理相关的下游市场。”

  金力泰很快进入了践行新战略的节奏当中,并加大了在非汽车涂料业务方面的投资:

  2020年2月27日,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对外投资设立控股子公司的议案》,拟与北京杜尔考特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杜尔考特)、自然人罗甸合资设立上海金杜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杜新材料)。金杜新材料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金力泰出资占比为51%。

  金杜新材料于5月21日完成工商注册。据介绍,金杜新材料未来将承接杜尔考特的业务,即光刻机零部件的表面处理业务。但这“仅是其中一块业务,未来金杜公司还将大力拓展对产品轻量化有较高及高端需求的领域。”

  4月27日,金力泰公告了两个全资子公司的投资计划——上海金力泰金属材料制品有限公司和上海金力泰树脂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合计拟注册资本为25000万元,其中前者生产、销售金属材料制品,后者负责树脂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两家全资子公司设立目的主要是基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为了更好地……践行汽车涂料与高科技新材料的双主线发展战略,有利于拓宽公司业务领域,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及可持续发展动力。”

  6月2日,金力泰再次宣告了新的投资项目,拟使用自有资金1720万元收购张琳持有的中科世宇(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科世宇)51%的股权,以“践行公司发展战略,在节能环保新材料领域展开布局,进一步增强公司综合竞争力”。

  至此,金力泰全新的战略布局已经逐渐清晰——其确定的使命是“成就一家以技术为导向的、国际化的、提供表面处理方案的民族企业”,在传统的汽车涂料之外,布局高科技新材料产品领域。只是后者是建立在几乎空白的基础上的,因此不难想象今后一段时间,金力泰会将更多的资源向新业务领域倾斜。

  对此,金力泰董秘在一次网络答投资者提问时这样说道:“公司新一任管理团队在工业涂料与化工领域均有着深厚行业背景的同时,也给公司带来了国际上先进的精细化管理经验、理解透彻的产业战略思维、跨国企业的前瞻性视野以及多年从业经历积攒的丰富人脉资源,使公司得到全方位、系统化的提升与优化。

  “此外,新任管理团队提出了产业平台战略,通过上市公司这一资本运作平台,最大程度地促进平台内多方参与者(供应商、客户、涂料研究所等)的互动合作 ,最终实现各方共赢、共享。”

  只是根据金力泰过往的经历,这一使命是否具有持续性还有待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回顶部